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人大刊物>>朝阳人大杂志

朝阳建区60年 点滴发展在心间

——访区人大代表、“朝阳土著”曹士明

生长于斯爱之深

 “生在朝阳、长在朝阳、工作在朝阳。可以说,我是实打实的‘朝阳土著’,朝阳的点滴发展,我都在亲身感受着。”采访伊始,曹士明说到。

 五六十年代

 1958 年,曹士明出生在朝阳区孙河乡上辛堡村(当时隶属于北京市朝阳区东郊农场),虽然物资匮乏,穿着的衣服是补丁摞补丁,鞋面上还看得到露出来的脚趾头,但欢乐从未缺席。那时贪玩爱去的温榆河,河面上有摇摇晃晃的铁索桥,河里是肆意畅游的小鱼儿。

 七八十年代

 1975 年底,曹士明高中毕业,第二年就参加了工作,在农场里下地干活。在计划经济时代,朝阳作为首都的“菜篮子”“米袋子”,大家伙一起劳作、一起吃大锅饭,好不热闹。

 八九十年代

 八十年代,“对外实行开放,对内搞活经济”,市场经济浪潮席卷全国,孙河乡借着筹办亚运会、举行世界妇女大会等国际活动的东风,全面加快城市建设,推动农村城市化、城市现代化迈上新的台阶。

 二十一世纪

 2000 年,孙河乡开展种植结构调整,允许农村建养殖小区,利用乡级产业带动村民发家致富。随后,借助筹备 2008 年北京奥运会的契机,加之孙河乡便利的交通条件,大力开展综合治理环境工作,迈出了城市化发展的重要一步。奥运会后,2009 年 8 月孙河乡启动土地储备工作,2009 年底康营家园开始规划,2010 年就开工建设了。

 现如今

 作为孙河乡康营村委会党支部书记,曹士明亲历了康营家园的蜕变。村民完成转工转居后,全都搬迁上楼,成为城市居民。老人有了社保、医保和退休工资,乡里还帮助年轻人解决就业问题。乡里的物业、保洁、市政、广告等公司帮助解决了 700 多人的就业问题,加上自谋职业的村民,共有 900 多人成功就业。“百姓们安居乐业,就是朝阳发展的最有力证明!”曹士明这样说到。

花甲之年似青年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变化总是悄然进行着,但它给你的震撼是巨大的。不只是物质上的变化,还有思想上的准变。

 曹士明说 :“现在村民成为了居民,遇到的矛盾和问题也不一样了,我们也要转变工作思路。比方说公共区域的消防安全问题,之前村民都有独立小院,自家东西自家管。我们村委会的工作重点就是管理好街道路面整洁、保障排水通畅,但现在不行,我们需要更加精细化的管理。有些村民不舍得扔掉的东西,习惯堆放到楼道里,这就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为了保障大家的安全,我们会定期开展排查工作,劝导村民保持楼道整洁畅通。好在,现在村民们逐渐地意识到这个问题,都很配合我们的工作。”

 本次采访的主题是“我与朝阳区同岁”,也就是说,曹士明今年整好是 60 岁。可在记者看来,曹士明这一头油黑发亮的头发、光彩红润的脸色、中气十足的声音,可不像是 60 岁的老头,说他是中年萌大叔一点儿也不为过。

 您要问 :“曹士明为啥能保持得这么年轻呢?”

 曹士明说了 :“我能被乡亲们返聘回来,继续担任康营村党 支部书记、连续三届当选为区人大代表,说明乡亲们信任我。我可不敢老,老了就干不动了,那怎么能给乡亲们带好头、服好务啊?”从刚参加工作的毛头小子,到如今退休后还被返聘回来的六十花甲,曹士明的这一股子干劲儿从未消散。

 这干劲儿何以体现呢?

俯首甘为孺子牛

 曹士明是朝阳区第十四、十五、十六届人大代表,也当了十年的孙河乡康营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基层工作经验丰富。既是书记又是代表,每天的工作离不开老百姓。无论天冷还是天热,曹士明都会准时拿着水杯去村民家里做工作,一天下来走20多户,都数不清楚续了多少杯的水。“我也碰到过村民不配合、不理解的时候,但不能放弃不是?他今天不让我进门,我就明天来,明天不行后天继续,直到把问题解决为止。”曹士明说。

 每个月第一周的周三是曹士明接待选民的日子,有选民向曹士明反映,“我家住在6楼,每当用水高峰,经常接不到水,这可咋办?”经过曹士明调查了解到,康营家园作为新建的农民回迁小区,居民饮用水一直是未经处理的直接抽取的地下水,不仅用水质量得不到保证,用水高峰期时,5层以上的居民根本就接不到水。村民的用水问题成了曹士明的一块心病。为此,在区第十五届人大三次会议上,曹士明就提出了“关于尽快解决康营家园回迁小区饮用水”的建议。他建议区政府有关部门协调,尽快为康营回迁小区接入自来水,并适当减免康营组团管道接入费。

 起初,通水问题的进展并不如意。后来曹士明把回迁老百姓缺水情况一一写成了材料文件,挨个屋子敲门,一个个科室拜访。困难一个接一个,就在施工过程中,因为施工作业对部分村民造成了不便,村民对施工补贴有意见,从而引起了村民的不满情绪。为了做通村民的工作,曹士明挨家挨户走访谈心,寻求村民的理解与支持。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多方共同努力下,2015年 4 月,小区水龙头里终于流出了市政水,大家伙儿可以放心的洗菜、淘米做饭了。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有选民跟曹士明“诉苦”:“咱沙子营去望京的路太难走了,就 7、8 米宽的路面,还坑坑洼洼的。每天接送孩子去望京上学,就像打仗一样,咱村都成了“停车场了!”

 于是,在十四届六次会上,曹士明领衔提出了《关于尽快解决来广营北路孙河乡沙子营桥断瓶颈的建议》。为保障过往群众的人身安全,减少或避免交通事故发生,建议区政府协调相关部门加快对沙子营危桥的修缮和拓宽工作,解决来广营北路与顺义联接处的“瓶颈”问题,充分发挥来广营北路的作用。

 建议提出后,当年就开始施工了,路面由之前的 7、8 米变成了如今的20多米,昔日的“停车场”早已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