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人大刊物>>常委会会刊>>朝阳区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会刊

朝阳区人民政府关于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加快实现农村城市化的报告

朝阳区人民政府关于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加快实现农村城市化的报告

——2020年8月20日在朝阳区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上

朝阳区人民政府副区长 杨建海

主任、各位副主任、各位委员:

 我受区政府委托,向区人大常委会报告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加快实现农村城市化情况,请予审议。

 朝阳农村全境处于首都规划中心城区范围内,面积350.5平方公里,占朝阳区全区面积的3/4。现有19个乡,144个行政村,225个社区。截至2019年底,农村地区有常住人口195.8万人,农业人口8.4万人。近年来,朝阳农村深入贯彻落实中央、市、区有关精神,始终坚持把人居环境整治作为落实“文化、国际化、大尺度绿化”主攻方向的重要方面,重点围绕47个未拆迁村持续推进人居环境整治、美丽乡村、拆违治乱等工作,796座公共卫生厕所100%达到等级标准,卫生户厕整改率100%,完成1306处不规范垃圾收集设施点位、16座农村地区生活垃圾中转站及2座粪便处理站升级改造,建成4座污水处理站和110余公里污水管线,完成76条小微水体治理,消除33条黑臭水体,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取得积极成效。

 随着我区农村城市化进程加快,行政村逐渐拆除,社区总量不断增加,农村社区将成为今后朝阳农村人居环境的关注重点,在抓好未拆迁村人居环境整治的同时,结合农村地区实际,按照农村城市化发展方向,持续强化农村地区社区,特别是涉农社区的建设和管理,围绕突出问题,查漏洞、补短板、强弱项,进一步提升涉农社区人居环境水平。

 一、朝阳区农村社区建设及管理工作概况

 2000年以来,朝阳农村立足首都发展大局,围绕区域功能定位,紧抓绿隔建设、土地储备、重点工程建设、棚户区改造等历史契机,高水平实施农村城市化建设任务,农村城市化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截至目前农村地区社区总数已经达到225个,占全区社区总数的46.58%。其中,涉农社区(含农民新村社区、村转社区)56个。一是农村社区体制建设情况。原有以村为基础的管理体制被破除,搬迁上楼的各村人员普遍存在居农混居、村与村混住等情况,同时社区居民对公共服务的要求和标准快速增长,村委会难以承担众多的公共服务职能。原有的以居住地为纽带的农村管理格局被打破,建立起新的城市社区管理模式。二是农村社区人才队伍建设情况。截至目前,农村地区共有社区工作者3169人,占全区社工总数的44.48%(全区社工7124人),其中1132名社工取得社工师职业资格证书,占社工总数的1/3。56个涉农社区实有社工745名,其中社区正职77名,副职160名,工作人员508名,共有171名社区工作者取得社工师职业资格。

 二、主要做法和成效

 (一)突出党建引领,提升环境治理水平。发挥党建引领物业管理作用,坚持先试先行,推动东风三印小区以“先尝后买”方式成功签约朝阳家园物业公司,成为全区范围首个成功“购买”物业服务的试点小区,切实增强社区环境治理能力。严格落实物业管理条例,研究制定《农村地区业委会(物管会)、物业企业实现党的组织覆盖和工作覆盖参考流程》,农村地区50个业委会(物管会)试点工作按期完成,新成立的物管会已初步发挥作用。贯彻落实《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精神,出台《农民回迁小区、村生活垃圾分类标准化设置要求》,有力推动农村地区垃圾分类工作,截止8月15日农村地区19个乡厨余垃圾前端分出率全部达到优秀标准。

 (二)坚持问题导向,持续推进人居环境整治。深入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以规划保留村为重点,以建设美丽宜居村庄为目标,以“清脏、治乱、增绿”为主攻方向,扎实推进2个批次20个美丽乡村建设,截至目前第一批10个美丽乡村建设基本完成,第二批10个美丽乡村建设正稳步推进。一是抓重视,强化思想支撑。通过各种会议反复强调农村人居环境工作的重要性,通过检查、考核、排名等各种手段,督促各社区切实行动起来,把人居环境建设工作提到应有高度。二是抓机制,强化管理支撑。结合物业条例落实,以提高“三率”为抓手,理顺物业公司管理体系,抓实抓细抓小,做到主体明确、责任清晰、奖惩分明,使其真正成为社区环境整治的主力军。充分利用村(社)规民约约束作用,将生活垃圾分类、禁止私搭乱建及乱停乱放等内容纳入村(社)规民约。三是抓设施,强化硬件支撑。完善垃圾收集和转运设施,全面取缔地戳式垃圾站与垃圾大箱,为农村社区配齐专业化垃圾收集与转运设施。四是抓整治,强化行动支撑。在国庆、春节等节日前夕,组织群众清理堆物堆料、暴露垃圾、楼道小广告,营造干净、有序、喜庆的节日气氛。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引领作用,不定期开展“环境卫生大扫除日”活动,鼓励、支持和引导驻区单位、居民群众、商户门脸、社会组织、志愿者队伍等力量参与大扫除。

 (三)攻坚克难抓行动,动真碰硬“拔钉子”。重拳“拆违”,拆除各类房前屋后私搭乱建点位2059处,拆除面积10.6万平方米,其中草场地村等4个村,已全部完成拆除任务。成立区级腾退专班统筹协调,各乡党委动真碰硬、集中攻坚,王四营、十八里店、平房、东风、孙河等5个乡94万平方米非宅和303个院落全部拆除,腾退土地50余公顷,为后续地块上市和安置房建设奠定坚实基础。

 (四)科学设置机构,理顺农村社区建设管理体制。完善社区“两委一站”运行机制,社区党组织设置全部到位,健全社区居民自治组织,组建社区服务站,原有的村党组织、村委会人员通过选举,当选为社区党组织、社区居委会成员,社区服务站人员由全区统一面向社会公开招考。按照城乡统筹的工作要求,农村社区在管理体制、日常运行机制及社区建设资金等方面与城市社区保持一致。

 (五)强化队伍建设,为社区发展提供人才支撑。农村地区始终将社区人才队伍建设作为抓好社区建设的关键力量,采取多项措施抓好人才建设。加强社区正职培训,每年组织开展社区正职专业培训。大力推进社区工作者参加国家职业资格考试,鼓励有条件的人员参加社会工作专业学历教育,对社工参加国家考试给予报销费用和免费培训。选取有培养潜力社区干部到街道随岗培训,借鉴学习街道社区好的做法。加强社工队伍管理,对社工考勤及休假管理、考核评议、廉洁自律等作出具体规定,明确社工日常管理规范。

 (六)立足农村实际,持续推进“三个倾斜”。始终坚持财政投入向农村地区倾斜,基础设施向农村地区延伸,公共服务向农村地区覆盖,推动优质资源向农村地区倾斜。“十三五”期间北京中学东坝北校区、朝阳医院常营院区等一批优质资源在农村地区落地,第一中西医结合医院来广营院区按小区配套相关程序完成交付,区妇幼保健院北院区竣工验收。近年来,各涉农社区不断提升社区硬件水平,大力改善社区办公和服务用房条件。目前农村地区各涉农社区均达到不低于350平方米的办公和服务用房配置标准,且平均面积达988平方米,硬件条件明显改善,为社区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七)以项目为抓手,加快推动农民市民化。突出涉农社区规范建设,通过各类活动和课程,不断完善农民市民化培训体系,着力培养社区居民环境意识、文明素质和城市行为规范,在参与社区共建活动中提升居民整体素质。通过执行项目,提高社工在社区服务和管理中所需的职业素养和能力,在积极打造“特色”社区的同时落实系统化、标准化培训。

 三、面临的问题

 农村社区建设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是起步晚、矛盾多,与首都城乡一体化的发展要求和居民的需求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特别是在社区人居环境治理方面还存在一些掣肘:

 (一)党建引领“精细化”治理力度还需进一步强化。面对快速城市化的发展形势,农村治理体系建设缺乏系统研究,推进物业管理等“精细化”程度不够,部分乡的物业联盟在强化物业服务管理、发挥功能型党组织作用等方面未取得明显成效。部分社区工作者是原村委会工作人员,其能力、素质与社区专业化治理要求还存在一定差距,在推进其与社会招聘的社区工作者队伍融合发展方面还要进一步发力。

 (二)人居环境长效管护机制还需进一步完善。一方面,在推进人居环境整治工作中群众主体作用发挥不充分,村民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没有完全调动起来,一定程度存在“干部干、群众看”的现象。另一方面,在人居环境工作中还存在重一时整治、忽视长期管理的问题,缺少长期规划,“建而未管、管而不力”情况较为普遍。

 (三)公共服务及配套设施还需进一步完善。对照“七有”“五性”要求,农村地区配套生活和服务设施与城市建成区相比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在教育、医疗、商业等公共服务设施方面还不够完善和便利,特别是高水平教育和医疗资源更为缺乏,路政管网等基础设施的投入与需求还不匹配,基础设施短板已成为制约城市化发展的瓶颈问题。

 (四)回迁“农民”市民化意识有待提升。农民市民化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不仅仅是农民社会身份和职业的转变,而是一系列角色意识、思想观念、行为模式和生产生活方式的变迁,部分上楼“农民”生活环境意识还未完全实现城市化,乱堆乱放等不文明习惯难以短时间改变。除此之外,上楼“农民”付费服务意识尚未养成,物业管理费收取困难,导致社区环境管理与建设资金不足。

 四、下一步工作

 (一)强化“精细化”治理。一方面,着力加强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与管理,促进队伍融合交流,健全完善职业培训、考核激励等制度,精心打造一支素质高、能力强、作风硬的社区工作者队伍。另一方面,抓好党建引领物业管理和生活垃圾分类工作,8月底前推进业委会(物管会)组建率和物业企业党组织覆盖率完成不低于50%、业委会(物管会)党组织覆盖率达到100%。

 (二)强化人居环境长效机制建设。进一步完善“有制度、有标准、有队伍、有经费、有督查”的长效管护机制,进一步补齐软文化建设短板,实施村庄准物业化管理,试点推进出租房屋组织化管理。借鉴先进地区“城市大脑”建设模式,建立人居环境长效保持指数评价系统,逐步推进农村人居环境建设科学化、数字化、智慧化。探索将长效管护机制纳入《村规民约》转化为村民行为规范准则,最大程度动员群众参与环境治理工作。

 (三)强化基础设施建设。在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社区建设和管理上持续发力,积极争取对涉农社区建设的支持,加大沟通协调力度,有效整合政策和资金,大力支持农村社区项目建设,健全完善涉农社区周边配套设施,提高便利性和功能性,有效改善居住生活环境。

 (四)强化农民市民化建设。广泛普及城市生活常识,树立城市生活观念,推广城市生活方式,转变社区农民思想,引导其从生活习惯到思维方式全方位向市民转变。结合《北京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和《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实施,修订完善村(社)规民约,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分类垃圾设施配备和宣传引导,制定有效奖励举措,引导党员干部、志愿者参与垃圾分类管理,更好地提升群众垃圾分类意识,逐步培养群众生态文明意识,推进垃圾分类入户、入脑、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