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人大刊物>>常委会会刊>>朝阳区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会刊

关于制定《北京市朝阳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规定(草案)》的说明

关于制定《北京市朝阳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规定(草案)》的说明

——2018年6月28日在朝阳区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上

朝阳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  郑 晶

 主任、各位副主任、各位委员:

 我受主任会议委托,现就《北京市朝阳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规定(草案)》(以下简称《规定(草案)》)作如下说明:

 一、制定的背景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零四条明确规定,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讨论、决定本行政区域内各方面工作的重大事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讨论、决定本行政区域内的政治、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环境和资源保护、民政、民族等工作的重大事项的职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第八条规定,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每年选择若干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和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听取和审议“一府两院”的专项工作报告。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了“健全人大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制度,各级政府重大决策出台前向本级人大报告”的要求。2017年1月3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健全人大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制度、各级政府重大决策出台前向本级人大报告的实施意见〉的通知》(中办发〔2017〕10号)(以下简称中办10号文)阐述了人大依法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重要意义,并对地方有关工作提出要求:“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根据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结合地方实际,制定修改地方性法规和具体办法,进一步明确重大事项范围。” 北京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四十二次会议通过了《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规定》,并于2017年12月1日公布施行。该规定要求:“本市各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根据本地区实际情况,参照本规定制定本区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规定。”

 近年来,区人大常委会对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工作十分重视,主要从审查批准规划、计划、预算调整方案和决算等方面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比如在“十二五”期间,区人大常委会审查批准了规划纲要部分指标调整方案;2017年,审查批准了朝阳区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调整方案和朝阳区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调整方案;每年8月份,区人大常委会都要审查和批准上年的决算。此外还讨论、决定了区政府关于开展普法工作情况、区乡人大换届选举有关事项等等。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有必要通过制定制度的方式总结固化我区的实践经验,进一步健全区人大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制度。同时,通过此次制度的制定,进一步理顺在我区重大事项方面人大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保障人大依法充分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促进政府依法作出重大决策。在区委统一领导下,确保党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全区人民的意志,保障全区人民依法管理我区经济和文化事业、社会事务的权力。

 二、制定的过程

 为贯彻落实中央文件精神的要求,区人大常委会组织常委会组成人员认真学习了中办10号文;2018年2月,将完善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机制作为年度重点工作,把制定《北京市朝阳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规定》列入常委会议题。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起草了《规定(草案)》,并向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区监察委员会、区法院、区检察院、区人大各专门委员会和工作机构、部分人大代表征求了意见。6月4日,区人大常委会党组会议对《规定(草案)》进了讨论研究,并于6月8日向区委常委会汇报了《规定(草案)》的起草情况。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室认真研究各方意见建议后,对《规定(草案)》作了进一步修改。6月19日,区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主任会议对《规定(草案)》进行讨论,决定提请本次常委会会议审议。

 三、主要内容

 《规定(草案)》共二十二条,分别对制定的目的和依据、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原则、范围、相关程序和工作机制、决议决定实施的监督和保障等方面进行了规范。主要内容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关于加强党的领导

 人大及其常委会依法讨论、决定重大事项,是确保党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意志的重要途径。中办10号文指出,“健全人大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制度,对于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推进全面深化改革和依法治国,确保党中央重大决策和地方党委工作部署在国家工作中得到贯彻落实具有重要意义。”“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全面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确保通过国家政权机关实现党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

 按照中办10号文的要求,《规定(草案)》在第三条总的原则中明确了“坚持党的领导”,并在事项的提出等规定中充分体现了“党的领导”这一原则:第四条第二项规定了“中共北京市朝阳区委根据工作需要建议由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的重大事项”,将其纳入重大事项范围。

 (二)关于重大事项的范围

 明确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范围,是《规定(草案)》的核心内容。关于什么是“重大事项”,目前宪法和相关法律法规中没有明确的定义。对于哪些事项由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根据宪法法律对地方国家权力机关职权的原则规定、中办10号文的要求和本区实践,参考北京市、部分区以及其他省市人大常委会的经验做法,《规定(草案)》第四条规定了十一类事项:第一项是执行上位法和国家决议、决定的事项;第二项是中共北京市朝阳区委根据工作需要建议由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的事项;第三项至第五项是法定事项,包括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和计划、预算调整、授予区级荣誉称号等;第六项至第九项是中办10号文中明确列举要求由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的事项,包括“民主法治建设的重大措施、重大改革举措、重大民生工程、重大建设项目”;第十项是落实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方面的内容,将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涉及区级职责和权限部分,如编制、修改分区规划和全域控制性详细规划等纳入区人大常委会讨论的重大事项范围;第十一项和《规定(草案)》第五条共同作为兜底和衔接条款,规定了“其他应当由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的重大事项”和“法律、法规对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重大事项作出规定的,从其规定”。用这种列举加兜底的方法,将实践经验较为成熟的、中央精神和法律规定明确的事项,明列为应当由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的事项;对列举事项以外的,用兜底性规定加以涵盖,使草案既有指引性、规范性,又为实践发展留下探索的空间。

 《规定(草案)》规定的由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包括了《规定(草案)》第二十一条中规定的听取委员、代表的意见,审查、审议重大事项的议案或者报告,提出审议意见,即“只议不决”的情况,也包括了人大认为必要时作出决议、决定,即“有议有决”的情况。

 (三)关于建立重大事项议题协调机制

 中办10号文明确要求完善讨论决定重大事项工作机制。北京市建立了由市委办公厅牵头,人大办公厅、政府办公厅协商重大事项议题的工作机制。我区在实际工作中,长期运行区人大主任、区政府区长、区法院院长、区检察院检察长共同协商区人大常委会会议议题的机制,近年来更是由区委书记主持协商会议,有较为成熟的基础。在实际操作中,可以由区委、区人大、区政府、区监察委、区法院和区检察院在每年人代会前共同协商确定重大事项议题,也可以根据实际需要随时提出确定。据此,《规定(草案)》第七条规定:“本区建立讨论、决定重大事项议题协调机制,沟通协商重大事项议题。

 “提请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的重大事项的议题,一般应当在每年年初向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提出,由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列入常委会年度工作计划。

 “未列入区人大常委会年度工作计划,确需提请区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的重大事项议题,有关国家机关可以向区人大常委会提出,由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列为常委会会议议题。”该规定将重大事项议题的确定,以及列入区人大常委会议题的程序统一规定于重大事项议题协调机制中,一方面强调了重大事项议题的计划性,另一方面也为临时性重大事项的提出设计了途径。

 (四)关于讨论、决定重大事项的程序

 《规定(草案)》对程序的规定内容包括三类:第一,启动程序,包括重大事项的提出主体、提请时限要求、提供资料及提请程序的具体要求(《规定(草案)》第六条至第九条);第二,讨论决定程序,包括审议方式、审议时限、合法性审查、决议决定草案的提出、征求意见、公布等内容(《规定(草案)》第十条至第十六条);第三,执行保障程序,包括执行机关的执行结果报告制度、专委会和工作机构的监督检查制度、常委会向代表大会报告工作、违法责任追究等内容(《规定(草案)》第十七条至第二十条)。

 (五)关于监察委员会有关事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监察机关应当接受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监督。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听取和审议本级监察机关的专项工作报告,组织执法检查。鉴于此,《规定(草案)》中将区监察委员会也作为提出议案或者报告的主体(见第六条和第十条)。

 特此说明,请予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