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习交流

以宪法的名义,维护人大代表选举的尊严
2005-05-30 16:06:35.0   
何深思
 
在我国,人大代表的选举是写入国家最高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选举事项,也是唯一使用专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以下简称《选举法》)加以规范的选举内容。因此,人大代表的选举完全不同于其它任何性质的选举,它具有极高的法律地位.
人大代表选举的这种法律地位并不是人为意愿的结果,而是我国的政治制度始然。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国家的一切权力归属于人民,当然,多数人民并不是直接参与国家的当政和管理,而是通过选举能够代表自己意愿的人大代表,进而组成国家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来间接行施自己国家主义的权力,如此构成了承担“代议”任务的人民代表大会的制度框架。显然在这种制度设计中,人大代表的选举处于制度的始端,起着基石和核心的作用。如果选举出的代表不能很好地代表广大人民的真实意愿,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就会落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就形同虚设,其结果必然从根本上动摇和否定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因此,用最高大法来规范人大代表的选举行为,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选举在实现我国政治制度中的关键性地位,人大代表选举的尊严必须维护。
近年来,随着广大人民群众民主意识的增强,人大代表的选举工作也越来越受到各方的重视,并在程序化、规范化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然而,如果就此认为这项工作已经尽善尽美了,则过于乐观。实际上,选举工作中的一些深层次的问题,才刚刚进入我们的视野。人大代表的选举过程,实际上也是一种政治权力的委托一代表过程,委托人是具有选举权力的广大人民群众,代表人则是当选的全体人大代表。在这一过程中,要使委托人??人民的权力得到充分保障,有三个要件是缺一不可的:第一,委托人在排选代表人时,有权力要求充分掌握其全面情况,且在投票时意思表示是真实自愿的;第二,代理人须全力维护委托人的权益,并始终忠实于委托人而不被其它力量所左右;第三,代理人资格及其最终权力受控于委托人,当代表人失职、失责时,委托人有权将其罢免。这三个要件中任何一个出理问题,委托人的权力就会中途失落,这不但难以维护人大代表选举的尊严,严重地还会进一步导致我们的制度失败。所以,在这里有必要就这三个要件的实现问题进行一些深入的研究和探讨。
一、创造条件,确保当选的代表选民满意
选择自己最满意的代表,是人民享受主人翁权力的最具体体现,也是人民主人翁地位得以落实的最根本保证。随着人民群众民主意识的普遍提高,广大选民也越来越珍惜和看重这份选举的权力,所以尊重选民的自主选举权,是维护人大代表选举尊严的首要前提。
目前,无论是直接选举还是间接选举,选民报怨最多的问题是无法全面了解候选人情况,知情权不足,仍然谈不上真正的自主选举权,在不了解情况的背景下投票选举,除了选择“弃权”之外,最大的可能性是从众性划票,这也是一种对人大代表选举尊严的伤害。这不但会影响选举的质量和公正性,还可能挫伤选民参政、参选的热情。所以,提供更加公开、透明的自古以来环境,是保证选民挑选自己最满意的代表的必备条件。
在现行选举实践中,实际上已经加大了对候选人的宣传、推推介力度。但是宣传、推介毕竟都是一些间接途径,这么重要的权力托付,委托人见不到自己的侯选代表人是很难让人接受的。所以下一步的工作就是为选民拓展直接的知情渠道。从各地选举中反映出的情况看,候选人私下拉选票,甚至出资贿选的事例已有所发生。可见,这块陈地正当渠道不去占领、歪门邪道一样会占领。所以,从各方面发展趋势看,这一工作已无法回避。而且从理论上讲,无论何种委托代表过程,越是在双方当事人直接公开的场合下进行,就越能取得公平、稳定的满意结果。
建立选民了解候选人的直接渠道可分为两步:一是安排候选人与选民直接对话;二是组织候选人竞选,这两步的难度是不同的,安排候选人与选民直接对话程序容易一些,而且有的选区已有所尝试。这种程序在组织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在要求上对候选人和选民都是新的考验,必须作好充分准备。选民要学会对候选人提出合理、明确的当选要求,并从中挑选自己满意的人选;候选人要充分证明自己的代表能力,并以此征得选民信任。只有双方作到充分沟通的认同,委托代表关系才能得以顺利实现,在这一程序中,组织者工作内容增加最多的一项是准备后备方案,当现有候选人不被选民认可时,及时提出补救措施,保证选举如期完成。
组织候选人竞选有难度上要比前者大得多,目前实际操作的条件还不成熟,但从长远看这是一个绕不过的程序,所以,相关的理论铺垫和框架设计应先期进行。候选人竞选涉及的问题很多,资格的审查和认定,请单位对其一贯表现提供客观评价,作为一个方面的意见提供给选民;另一方面,单位职工可以在跨单位的选举委员会的组织下,自主提出较一致的候选人,也会越来越高。到那时,如何将能够代表最广大人民权益的候选人推向代表席位则显得更加重要。所以,我们现在就需要争出足够的勇气和智慧支尝试和应对,这也是我们不间断地优化选民知情环境的更深层意义。
二、制定规则,确保代表忠实于选民
人大代表有其特殊要求,其责任指向是唯一的,即对选民负责,这一点不同于其它职位对上、对下双向负责的常规要求。要确保代表在职期间全心全意地为选民的权益代言和服务,单凭代表当选后的选民监督程序还不够,从选举的初始制度设计上就必须包括相应的机制和措施安排。
一般来讲“受命于斯,则听命于斯”,代表的权力是选给的,自然理所应当地服务于选民,但实际情况并没有如此简单,选民只是一个较泛的概念,具体在某个代表当选过程中,起最大权重作用环节,往往会很自然地替代选民,成为代表主要的责任指向。
按照我国《选举法》的规定:10人以上选民(代表)的联名提名,与政党、团体的提名具有同等地位,但在目前的选举实践中,这咱社会提名几乎很难会有结果,给人的感觉是,只有单位提名才最有效力。单位提名的代表避免不了单位领导的深度介入,而领导们由一所处的位置不同,看问题的角度和处理问题的方向与普通百姓也有所不同,他们自然而然地更倾向于有利于自己开展工作的人选,于是“劳模”或“荣誉性”代表的出现也不足为怪了,但更大的问题还不仅限于此,这种选举的必然后遗症是,当选代表更多地注重对领导负责,而不是对选民负责,而不是对选民负责。这样的结果有悖于人大代表选举的初衷,也是一种对人大代表选举尊严的伤害。因此,从选举的机制上把委托人的权力完全交给选民,而不是变相地转交给单位或领导,才能保证代表对选民的全面负责。
当然在现阶段,单位提命也有其优势:第一,对候选人的情况知根知底;第二,选票不致于过分分散,可相应节省选举成本,对于这些优势在改进选举机制时尽可能用其所长,一方面,在候选人名单提出后,这样做既可避免单位行政领导的过多介入,所提出的候选人也相对容易集中。必要时还可以安排初步候选程序,以弥补在弱化单位作用之后选票集中  的不足。
另外,建议增设当选代表任前宣誓制度,以确保代表在任职期间尽职尽责地忠实于选民的权益。代表一旦当选,人民托付的权力集中系于一身,用宣誓制度强化代表这一庄严的责任意识,提醒代表这一责任的份量很有必要,这也是防止人民的权力中途失落和保证我国政治制度根本落实的必要程序。
三、加强监督,确保代表的权力受控于选民
选民有权对当选代表在职期间的工作情况进行全程监督,这是我国法律赋予人民的权力。但从监督的效果看,提前在选举之初就言明监督规则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一方面可以避免事发之后造成的事实性损害及补救过程中的社会成本付出;另一方面,可以使选民和候选人从一开始就明确自己的权力或责任是长效的,并有机会为此做好充分思想准备。尤其是从候选人角度讲,可以更慎重地权衡自己能否胜任这份长期责任。这对选民和候选人在代表关系确认之前,更加严肃认真地对待选举事项非常有利。
应该说,代表在任职期间如果不能充分履职后果是严重的。我国的人大代表每人都背负着成千上万选民的重托和厚望。如果一个代表失职,就等于剥夺了一批人的正当权力;如果这样的代表不止一个,就等于有相当一批人民失去了主人资格。这样的错误是不能犯和犯不起的,更是我们的政治制度所不允许的。所以,建立完整的监督体系,打破届内终先制,制定合理的代表资格终止制度十分必要。
我国现行的《代表法》和《选举法》已明确了代表资格的两种终止方式:第一是对犯有重大错误和触犯法律的代表实际罢免制度;第二是对因工作、身体或其它特殊原因不能继续履职的代表实际自动辞职制度。但对那些出现更多却不在这两条之更的,长期在任而不作为的代表则一直缺少约束和令其退出机制,这是一个很大的缺陷。应该增设“建议辞职”和“联名罢免”两种制度作为必要补充。
“建议辞职”制度是从人大常委会角度提出的,是对代表在人大开会及闭会期有组织的活动中的表现进行监督;而“联名罢免”制度是从选民角度提出的,是对代表在人大组织活动之外的其它应尽责任的表现进行监督。代表的活动是多方面的,监督的角度也应该多方位。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对这些制度的具体程序设计应特别严肃和慎重,依据要充分、真实,遵守法律规范,尊重选民意愿。此外,一定要设立向当事代表“事前提示”程度,给予代表纠正的机会。
客观地讲,代表不能完全履职的原因是复杂而多方面的,除了主观上不能尽职尽责的少数情况之外,多数代表不能履职并不是有意而为。比如,那些多职在身的代表无暇履职;那些以荣誉形式当选的代表难以履职等等。但无论理由多么充分,在人大代表这个位置上都不能成立,因为其伤害的是不能伤害的东西:国家的制度和人民的权益。要么在任履职,要么退出席位,实在是无法姑息。所以,将监督程序的执行力度前移至选举阶段,是防患于未然,督促候选人提早权衡自己的履职能力,以确保从一开始就维护好人大权力的严肃性和有效性重要举措。
总之,人大代表的选举处于整个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后始阶段,是这一制度的基石和质量基础。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这运行过程中出现的许多问题,是可以在这一后始阶段避免的。所以我们必须依法办事,全力维护人大代表选举的尊严。 
竞选的程序和规划,资金的筹集和使用、过程的监管和仲裁等等,而且随着我国民众经济成份的多元化和公民可支配私产的增速加快,支撑政治权力的经济背景力量会更加凸现出来,不同的利益集团主张政治权力的积极性应当地服务于选民,但实际情况并没有如此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