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学习交流

树立三种意识 履行代表职责
2008-02-14 11:11:38.0   
 
区人大代表 何深思
2008年1月17日)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代表,大家好!
    我受会议委托,在这里与诸位交流履职心得。同时,也期待借此收获更多的经验和指点。
1998年12月第一次当选朝阳区人大代表至今,我已进入第三届任期,走过九个年头。回首九年的代表生涯,我感触良多。最突出的感受是:作为一名基层人大代表,树立三种意识是做好代表工作的基本要求。这三种意识是:学习意识,责任意识和席位意识。
一、学习意识
人大代表需要专门的学习,这也是我成为代表以后才切身体会到的。当选之初我曾认为:作为代表只要精通本职工作,并将相关问题带到会上,就足以尽到代表职责。但以后的事实告诉我:仅停留在局部本行的角度作代表,缺少的是视域和思维的高度、宽度和深度,难以承负起一个人大代表应有的全局性政治担当,所以必须进行专门的学习。
代表的学习主要包括两个层面:第一,法律法规层面;第二,形势大局层面。前者规范的是代表的权利义务和法治意识;后者提升的是代表的眼界思维和研判水平。两者都很重要。曾有位上届代表,两次未经批准没出席代表大会,按照《代表法》的规定,这等于自行终止了自己的代表资格。但遗憾的是当被告知时,这位代表竟然毫无察觉。这件事给了我深刻的警示:不能想当然地以为自己有知识就是知法者。尤其是人大代表,作为国家权力机关的组成人员,如果不学法、不懂法,照样可能在法律的出口处违法。而且,就其身份而言,此时的任何解释都太过苍白。其实,我国的法律对人大代表从选举产生到履职要求都有着详细的规定。多年来,通过不断地学习和积累、再加上区人大组织的各种学习报告活动,使我收获甚丰,从而也提高了依法履职能力。
实际上,学习的更大收益在于对代表实际工作的推进和提升。回顾自己多年提交的批评建议案,我发现:凡是对法律法规理解深刻,热点焦点把握准确的,都能得到更快更好办理。比如,由本人领衔、我团20多位代表共同参与的“多方统筹,提升奥运环境建设质量”的议案,就是因为把握了大局、抓住了关键,因而引起很多团的共鸣和响应,被当年的人代会顺利确定为大会议案,并取得良好效果。此外,在本人承担的人大街工委委员、人大代表信息员、人大财经委委员,以及参与的朝阳区“十一五”规划编制,北京市“代表视察法”的讨论和财经委预算监督办法的审订等工作中,无一不依赖于不断地学习。应该说,代表的法律法规观念和理论政策水平是人大工作质量的基础和支撑,所以专门的学习不可缺少。
二、责任意识
人大代表的责任有别于其它工作责任,有两个突出特性:第一,其责任指向是基层民众,与通常工作向上负责的方向截然不同;第二,其责任未设刚性约束,与代表的个人收入和职位调整不直接挂钩。这两个特性给代表履职带来了两个困难:一方面,需要克服通常工作的负责习惯,在作为代表履职时,必须学会郑重转身,真心实意地面向基层、服务基层;另一方面,缺少约束的责任极易受到挤压和冲减,酿成开始时热、随后则冷;有空时热,没空则冷的局面。所以,尤其要强化代表的责任坚守和履职自觉。面对这两个难题我体会,除了加强自身素质之外,常到选民中间是最好的责任提醒。代表本身都具备基本的责任意识,如果能够经常性地亲耳听到选民的呼声、亲眼看到选民的困境,头脑中的责任意识就会不断被清晰和放大起来,并凝聚为强大的工作动力。
经常走访社区是我在代表工作中养成的习惯,这使我对选区的情况有着深入的了解。而当责任意识植根于头脑时,对有些问题的反映往往比群众更加敏感。如:路灯哪盏不亮,垃圾哪儿要清理,树木哪儿需补种,管线哪要疏通等等。有时群众刚刚开口,事情已得到解决。当然,多数问题的解决,并没有这么容易。北四环健翔桥扩建之初,并没有隔音板的预算,在听到居民反映后,我入户走访了周边许多群众,他们承受的巨大噪音困扰使我深感担忧。此后在与建设单位的反复磋商中,我以亲身体会一遍遍真实描述了百姓的困境,最后终于说服公联公司加拨上千万元,为扩建的路桥全部加装了隔音设施。类似的难题近年来遇到不少,如安翔路的拓宽整治,街边菜场的规治进厅,公厕的兴建改建,过街通道的安全设计等等。正是责任意识的坚守,支撑着我克服着一个个难题。
三、席位意识
我国实行的是代议制民主,人民主权的实现采用间接形式。在这种制度安排中,代表的地位十分关键。每个代表的位置实际上是我们的制度为一定选民群体在国家政治格局中专门留出的法定空间和言论通路;而每位席上代表则是一定选民群体在制度运行中的权利代理。这就是代表的席位意识。应该说,一名在位代表实际上已不再单纯属于自己,为选民的权利而言行,是与席位同在的庄严责任。有时我们可能并不经意在位而缺席、在席而不议、只议而不为等“小事”,但如果将其放到制度框架中考量,这等于或长或短地关闭了上万选民主张利益的通道、中断了他们法定的政治权利,这在制度上是无法允许的,事实上,任何代表都没有忽视这种责任的权利。
其实,我的席位意识也是源自选民的教育。前年的一个风雪冬日,我被电话叫到校办会议室,眼前是社区的居民代表和他们自发送来的牌匾和锦旗,这一场景使我震憾。我明白,他们感激的背后更有一番深意。当时换届在即,他们看重的是一个方便熟悉的民意通道,他们在意的是自己的权利不会因代理者更替而受损。正是他们这种对权利??重。我想,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回归于他们中间,如果到那时再觉醒到席位的意义,恐怕真的已经太晚。
席位意识使我一直尝试着一种努力:即,使授权后的选民仍不失主权在握的感觉。多年来,我与选区居民已建立起良好的互动关系,他们知道什么时候我会来到社区,我也清楚每隔多久他们就会遇到难题。正是这种关系,可以使席上席下得以贯通,使各种权益诉求得到关怀。从理论上讲,这也正是人大制度设立的重要目的。任职以来,我就地区周边的治安环境、公共卫生、道路建设、出行安全、绿化美化、休闲健身、教育质量、社区发展等问题提出了几十项批评建议,籍此保证了广大选民主人翁的权益。
应该说,基层代表有其独特的优势:一方面,他们拥有庞大而直接的选民群体,另一方面,他们又是所有更高一级代表席的位基。因此,基层代表席位力量的成长当然地成为整个人大制度的实践和创新基地。这对于正在推进民主进程的中国,更具有深远的意义。
总之,多年的代表工作实践使我感到收获多于付出。我知道有一天我将不再是代表,我会离开人大队伍,但是此生曾有机会为公众和社会服务,将成为我永远珍藏的记忆和光荣。